《晕头转向》

(七)
  我调到宣传科三天了,居然没有人理我!我心里骂着:这帮还没有蚂蚁鸡巴大的小知识分子,敢拿灶王爷不当神仙!我决定耍耍他们。

  我拿出一本地摊儿上买的,也不知道是西夏文还是藏文的黄得像豆腐皮似的小册子,正襟危坐开始朗诵起来:嫲的嬷的嬷的嬷的嬷的,喇䈘䃮嫲……

  这一招真灵,全屋人都纳闷地看着我。看着把大家的好奇心搅到高潮我停了下来。齐科长走到我面前,狐疑地看着我,你这是念经?我说,跟你们说你们可能也不懂,这是当年诸葛亮写的《观天旨呎》,汉文已经失传,被几个少数民族用文字偷偷传承下来。这本书熟读之后,可以感知地心、搅动磁场、寒暑及风雨等。我这几句话一说完,全屋就像响了一个炸雷,把他们全震傻了。过了一会儿,有人醒过梦似地问,这么说,你懂这书?我说那当然,我不光懂,还能熟知风雨走势,但还没达到借风唤雨的地步。齐科长说,共产党可不兴装神弄鬼的!我说不是装神弄鬼,这是科学。大家全围过来。

  这个宣传科共有十几个人,科长独处一屋,剩下的人挤在一个大屋。这里属于池浅王八多的那种地方,领导的亲戚、上级部门的关系等等全放在这里。别看每个人本事不大,但都不是善主。我和他们不一样,我是得罪了某位领导,被贬职暂时流放到这里。

  齐科长外号墙头草,他长得又瘦又薄还是水蛇腰,真像一片草叶。但他写得一手好诗,还经常在杂志上发表。他批评手下人的口头禅是:你的脑袋落(音拉)产房了吧?整个一个无脑儿!赶紧回家给我吃核桃去……

  另外我来宣传科之前就听说,宣传科有三大怪:第一怪,大寿桃别看帅,从里到外透着坏;第二怪,大丝瓜不是菜,穿戴土气特老派;第三怪,大抹布祖姓太,今天说完明天赖。

  这个大寿桃长着一张白里透粉的胖脸,真像一百斤面做的大寿桃。一看就是从小娇生惯养、营养过剩,他爸开的一家在这一带有名的糟肉面馆,挣的钱全补养他儿子了。大寿桃若是不胖也应该算是美男子,谁让喂养过头了,胖得像弥勒佛。他可没有弥勒佛那么善,一肚子的坏主意。这是第一怪。第二怪是个女的,一张又黄又瘦的脸像丝瓜,总爱穿着过时几十年的衣服,像从坟里爬出来的励志青年。第三怪据传祖上是太监,怎么抱养怎么繁殖好几代人的,那都是藏裹在阴暗的阁楼间的秘密。他叫大抹布是因为会给领导擦屁股,领导那里讲错了他都会想办法圆回来。

  见大家都围过来,我说,我现在法力虽然借不了风势,但已经摸清风雨在天空上的走势。明天你们都要带雨伞啊!明天保证大雨倾盆。齐科长说,喝!你还越说越神了,今天天气这么好,明天能下雨?天气预报也没说有大雨呀!你说胡话也不挑个地方,你脑袋是不是落产房啦?我说我用性命担保,也可以打个赌。谁敢跟我打?明天如果不下雨,我给他两条烟。

  齐科长说,我跟你打!我从来不跟人打赌,但为了灭灭你的邪气,这赌我跟你打!我说,科长,你要输了怎么办?齐科长说,你说怎么办?我说,这样吧,我输了给你两条烟,你若输了给我一条就成。大寿桃问,我们可以参加吗?我说谁都可以,一样的输赢条件。

  马上就有几个人要参加。大丝瓜那张黄脸露出一丝坏笑,还嫌不乱地说,我们不抽烟的怎么办?我说没关系,我可以给两条烟的现金。齐科长说,不是我看不起你,你也不是那种有钱人,你要是输了给不起钱怎么办?我说您让会计把工资直接扣下来。我说话算话!齐科长说,好,就这么定了!咱们必须签合同。我说那当然。

  科里有现成的合同纸,三下五除二,一纸具有法律效力的正规合同草拟出来。讲好明天下午下班之前如果下大雨,签约者每人给我一条三五烟;如果没下,我给每人两条三五烟。最后一数,十三个人签约。有人提出,下小雨算不算?我说必须是大雨。商定,把科长的洗脸盆放在阳台上,超过半盆水就行。为了保证公正,把阳台门上锁,由大抹布掌管钥匙。

  应该说,第二天是激动人心又跌宕起伏的一天。一上班,天空晴朗,后来才有几片薄云。科里人都窃窃私语,都觉得他们赢定了,因为天上实在没有下雨的迹象。齐科长讥讽地说,用不用往天上打降雨弹?要不时间可来不及了!引起大家一阵哄笑。我心里也有些着急,但表面还是假装漫不经心的样子。

  真给力!快到吃午饭时间,天上有黑云了。我原本可以像诸葛亮一样,站在窗户前默念咒语借东风,但我没那么做,我知道当年诸葛亮也是骗人的。下午两点左右,一阵飞沙走石的大风刮过,倾盆大雨开始降落。快五点时该下班了,我扫了一眼阳台外放的脸盆,雨水快满了。忽然大寿桃跑进屋对我说,厂办让你拿着记录本去开个紧急会议。让你速去!我赶紧拿着记录本和圆珠笔,打着雨伞往办公楼跑。 到厂办一问,厂办主任说没通知开会呀!我心里一紧,知道被耍了。这时雨已经快停了,等回到宣传科,预料之中的事发生了。阳台门大开,脸盆只有很少的一点儿水。大抹布说,刚才修理工来了,说检查房屋漏水,我没办法才给开的门。 大寿桃说,是、是,统一检查。齐科长笑着说,看来你今天输定了。 

  最后的结局还是公平的,齐科长说,今天的赌不算,我刚知道,因为厂修理工来查房,可能踢翻了脸盆,为了公正起见,咱们另择日期。 最后大家都表示赞同!我苦笑了一下,点头同意。
虽然这场赌不了了之了,但我能识藏、西夏文,掌握诸葛亮秘笈的本事传开了。 我成了宣传科第四怪。第一怪,大寿桃别看帅,从里到外透着坏;第二怪,大丝瓜不是菜,穿戴土气特老派;第三怪,大抹布祖姓太,今天说完明天赖。第四怪,借东风下雨快,满盆赌据被人踹。
    A+
发布日期:2018-07-30 15:04:03  所属分类:文化
标签:

微信打赏